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企业动态

“真维斯杯”的新文化运动

发表时间:2007/11/30

不一定在这里发端 却一定从这里扩散

11月10日,初冬的寒气裹挟着时尚热度,第16届中国“真维斯杯”休闲装设计大赛总决赛在北京D-PARK时尚设计广场激情上演。历时8个多月角逐,从东西南北四大赛区甄选的22份具有较高专业水准的优秀作品重返舞台,展示风采的同时,一决高下。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蒋衡杰、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王庆等行业领导悉数到场,香港特别行政区驻京办、中国纺织教育学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机构代表应邀出席,注解了大赛在国内服装专业赛事领域的深厚积淀。

作为此届大赛唯一专业协办媒体,中国纺织报社社长迟宗君受邀担当总决赛评委,与香港时装设计师协会主席杨棋彬,香港著名时装设计师邓达智,北京服装学院副院长刘元风,内地知名设计师代表计文波、吕越、武学凯,以及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商品开发部总监邓文逊、大进投资有限公司商品开发部总监汪青,共同操盘最终胜负。

邀权威媒体参评总决赛,在“真维斯杯”长达16年的运作中屈指可数。这一届,历史重现,涵义却大不同。因贯穿整个赛季的文化梳理,专业媒体的最终表决权不仅是一种资质的认可,更浸透着组办方渴望将大赛升格为行业活动乃至常态文化的潜在动因。

大众化,一次有预谋的集体传播
从去年电视媒体全面介入赛程传播,到今年以专业媒体作为话语阵地,“真维斯杯”欲把控大众文化主导权的用意日渐明晰。
“电影推崇文艺片,小说讲究纯文学,连设计也奉行学院派,这其实是个很大的误区。”杨棋彬评委谈及自己偏爱“真维斯杯”的理由时直言不讳,“时装作为实用工业,可穿性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处理好生活化与艺术化的关系,才能为创意找到出口。如果说大赛领风气之先,真维斯杯的价值就在于它给出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他的观点与目前热议的大众文化价值标定如出一辙。“世界上,大众文化才是主流文化,小众文化是精英文化,仅为支脉。而在中国,大部分媒体的注意力、有水平的创作者都去搞精英文化,当大众文化被需要时,作品往往令人失望。”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伟文表示,如果说最初办大赛只是与品牌配伍的附属,那么多年后向大众文化的主动靠拢则代表了一种远见。

虽然每届比赛中都会看到许多与“大众化”不相吻合的作品,但比例逐年递减却是不争的事实。直至本届,评委们在总决赛结束的那一刻如释重负地告诉记者,他们看到了比往届多得多的具备市场眼光的年轻设计者。

“他们很懂设计,无论面料还是剪裁,都简约中不失繁复,在设计的艺术性与时尚的生活化之间游刃有余。”尽管邓达智评委一再抱憾没能看到过去某些选手因为“不成熟”而带来的惊喜,却仍然为整体素质的提高深感欣慰,“大赛的要义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参赛者奉为宝典,这既是文化推导的成功,也是商业市场的幸事。”

赛后,面对选手苦苦追问“什么是成功的设计”,邓文逊的回答方式与他看待时尚的方式完全契合:“那是一种穿在身上的感觉,好与坏取决于我能否产生约会她的念头。”

概念化,一种顺应时代的现世哲学
有别往届大赛主题,“8008真的,更精彩!”以典型的概念化表征,赛前赛后开启话题无数。无论是上升为文化领域、新经济市场财富新贵的“80后”,还是全民总动员的“08奥运”,在形式感强烈的主题中均有呼应。

“两者巧妙地浓缩在一对数字的反向排列中,本身就具有审美和现实双重价值。”一位多年参与大赛主题策划的权威人士认为,“概念,最直接的社会影响就是可能演变成口语,改变人们的表达,左右对事物的界定。精彩的概念甚至将融入时代的语言洪流,而这与流行文化的主要功能有着惊人的一致。”

“所谓主流文化,无论引起争议,还是引发争鸣,都将是它继续生存的舆论土壤。”中国纺织报社社长迟宗君肯定了本届大赛主题的时代特征,“概念绝非生造,它本来就存在于生活,只是经过综合、观察、分析了大量现象之后才被提炼出来,包含着独到的眼光和用心思凝视的一种观点和判断。”

据记者观察,选手对主题的诠释不外乎两种倾向:一是着重表现80后群体的精神世界,二是极力渲染奥运为中国带来的转折性命运。“因为两个关键词的相互帮衬,最初担心的狭义解析完全没有出现。”刘元风表示,“以运动为主要元素的作品不仅没有泛滥,反而是个空缺,80后的想象力和爆发力是不可低估的。”

当最终夺冠的张凯琳被问及打动评委的原因时,她的态度正如她的作品《attitude:attitude》渴望表述的:想多一点点,虽不会极端反常,但就是与众不同。从这个并无太多历史重荷的80后身上,我们仿佛预见到,一种更为轻盈的现世哲学正在被这个时代未来的主宰者所创造。

国际化,一个急速膨胀的精神场域
与“真维斯杯”接触时间最久的杨棋彬评委,对其中规律性的东西看得更为透彻。“时尚往往发端于各类文化兼收并蓄的国际大都会,折射到大赛中,这两年我们发现,时装解读力强的年轻设计师常常诞生于此。”

从去年冠军小野泽丰,到今年胜出者张凯琳,他们的身世或多或少都烙着国际化印记:前者生活在上海,有着中日混血的家庭背景;后者来自香港,曾经历过半年海外求学。

“增广见闻,对成长中的年轻设计师是必不可少的储备。坐在家里看几场秀,远不如行走风土人情间,亲自体验文化浇注的时尚精髓。”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商品开发部总监林安怡本身就是中西文化的兼修者,对国际化人才日益走俏的现状感同身受。

实际上,北京服装学院、东华大学等国内知名院校,都开始尝试国际化教学路线,当中一批优秀者包揽着各类大赛的关键奖项。“目前这样的人才不仅分布在校园,还散落在企业等领域,需要一个熟悉国际化运作的机构将其整合并给予专业指导。”刘伟文非常看好“真维斯杯设计精英会”所承载的社会功能,以及它为优质人才度身定制的推广模式。

此外,设计师本身的偶像程度与其事业成功的逻辑关系,早已被全球时尚界广泛实践。“从上届开始,大赛尝试将美国《天之骄子》的操作程序和理念借鉴过来,作为对原有赛制的扩充。事实证明,多种文化的融会贯通,是大赛反哺品牌的一种有效方式。”

一个有趣的巧合,同样来自英国曼彻斯特都会大学的一对年轻人,先后成为近两届大赛的季军得主。“上届还被质疑顾及‘国际’面子,这回再听不到类似的声音。”不少评委认为,从国际化的角度看,市场性更甚于艺术性,这种口味的迅速扩散,验证了一个品牌影响大众审美的磁场效应。

主办:中国纺织信息中心

主管: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

ISSN 1003-3025   CN11-1714/TS

《2020中国纺织产品开发报告》
邮件订阅最新导读

姓名: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