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棉价仍纠结 调整正加速

发表时间:2012/3/26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四届三次理事会热议发展问题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受棉花价格下跌、国内外棉价倒挂、下游消费疲软、产品出口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我国棉纺织行业进入“寒冬”。今年春季已经到来,但行业形势仍难看到回暖迹象。

  3月19日,在江苏常州召开的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四届三次理事扩大会上,不少企业反映形势严峻。行业运行面临着劳动力、用电、资金等成本持续增加,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环境保护压力持续增大等突出问题。未来棉花调控政策的走向,棉纺织企业在巨大生存压力下如何调整转型成为与会者关注和热议的话题。

  纠结的棉花

  从2010年的大涨到2011年的大跌,棉花价格的大幅波动对整个纺织产业链产生的不利影响至今仍未消除。棉花价格的持续下跌,致使企业观望心理严重,棉纺企业下游订单急剧减少,棉纱库存增加,企业效益大幅下降,部分企业出现严重亏损,一些中小企业停产,部分大企业出现减产。

  国内外棉价相差大是企业反映最突出的问题。2011/2012棉花年度,由于下游需求疲软,国际棉价持续下跌,而国内由于以19800元/吨的价格收储,对棉价形成“托底”效应,国内外棉价形成倒挂,且价差不断拉大。由于配额限制,不少企业无法采购国际低价棉花。巨大的用棉成本差异使我国棉制纺织品国际竞争力受到较大影响,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国家凭借棉纱价格低于我国的优势,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据测算,3月19日国内棉花市场价格为19564元/吨,低于收储价,但比国外平均价格每吨高出3000元~4000元,印度、巴基斯坦等国企业用棉成本每吨比我国低7000元~8000元。“印度棉纱价格比我们国内棉花价格还便宜,我们制成的棉纱、布、服装还怎么能有竞争力!”一位企业负责人表示。

  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棉纱出口数量下降了25.17%,棉织物出口数量下降3.03%,棉制床品出口数量下降21%,棉制服装出口数量下降7%。2011年,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国家凭借棉花成本优势,抢占了我国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美国进口棉制品数量减少部分里的59%来自中国,而东南亚国家对美国出口增长的数量占中国减少量的54%。

  一方面,过高的棉价影响了终端消费,削弱了棉纺织企业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对棉农而言,棉花种植成本太高,当前的棉价与其他农产品相比缺少吸引力。不同机构的调查都显示,今年国内棉花种植面积将下降10%左右。棉价究竟该升还是该降,成了一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不少企业都建议国家对种棉实行直接补贴,同时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增发棉花进口配额,研究合理的抛储方案。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棉花问题,不少与会者都表示应改革现行的棉花管理体制。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表示,我国棉花管理体制长期延续行政垄断计划价格,同时通过计划手段严格管理进口配额数量和关税税率,棉花双重管制违背了市场经济规律,严重束缚企业作为主体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配置资源的手脚,影响了行业的平稳运行。他希望,政府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则,为企业提供有利于公平竞争的环境,在棉花问题上,各部门要广泛开展调研,多交流、多沟通,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提出既保护农民又有利于纺织行业发展的政策。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徐文英表示,棉花价格已经成为影响整个纺织产业链的关键因素。目前企业已经出现恐慌心理,担心放储通过竞拍方式抬高棉价,可能进一步拉大国内外棉花的价差,引领又一轮的炒作。当务之急是尽快发放棉花进口配额,让进口棉平抑过高的国内棉价,在适当时间以低于19800元/吨的价格放储。储备成本建议由国家财政从2010年高价拍储的收入中补贴。

  对于纺织企业的诉求,国家发改委经贸处副处长李瑾一回应称,有关部门将慎重考虑棉花政策,兼顾各方面利益;会如期发放配额,满足企业需求,同时抛储方案也在仔细研究之中,希望企业打消顾虑。

  转型的方向

  除了棉价因素以外,2012年以来,行业整体氛围仍未根本改观,这与国内外需求低迷有关。欧债危机仍在持续,国际市场需求不振,而内需增速也在放缓。不少企业反映,目前很少接到大订单,基本都是中小订单。

  在外部环境不乐观的同时,企业生产成本却在持续增加。调查显示,2012年劳动力成本继续上涨,江苏吴江地区织布工月平均工资已接近4000元,同时企业用电价格继续上涨,在浙江、江苏,每度电增加3~4分钱。尽管企业管理水平和生产效率在不断提高,但由于各项成本叠加,产品提价空间有限,多数企业难以完全消化多重成本上涨。

  另外,棉纺织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突出,中小企业尤为严重。有企业反映,银行贷款利率高出基准利率30%以上,并且企业还不能拿到全额贷款,融资成本大幅上升。

  对于当前行业遇到的困难和挑战,王天凯表示,对于广大棉纺织企业来说,建立信心是首要的。他认为,金融危机后纺织行业仍能稳定运行的原因有二:一是内需起到了支撑作用,占比逐渐增长;二是纺织行业结构调整加速,资源进一步向优势企业集中,产业结构转型加速。在市场低迷的环境下,企业自主调整产品结构、加强内部管理是自然而然的。他提出,企业要立足长远,加大自身调整,加强产业链互动,积极面对困难和挑战。

  对于转型升级的方向,徐文英认为,利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已经成为纺织工业结构调整的主要动因:如发展高新技术产品,淘汰落后产能,提高自动化、连续化生产比重,提高劳动生产率等。同时,发挥纺织业在扩大内需中的作用,兼顾内外销市场。

  无锡一棉在市场不乐观的形势下,实现开工率100%、产销率100%,万锭用工仅为18人,财务费用下降了50%。无锡一棉厂长周晔珺表示,关键是要适应市场变化,及时调整,快速反应。用棉成本上涨,企业就严格控制棉花用量,增加非棉品种,积极开发用棉量小的产品。黑牡丹集团总裁戈亚芳表示,生产要素和原料成本的上升是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企业应努力降低生产成本,并在品牌建设等方面实现转型。

  为了配合棉纺织企业转型升级,纺机企业也在积极开发先进装备。此次会议期间,与会者参观了常州同和纺织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同和最新开发的自动落纱紧密纺细纱机和全自动粗纱机等产品引起了参观者的极大关注。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朱北娜表示,提高效率是必然方向,“十二五”时期,行业将更加注重产品创新、品牌建设、人才培养和节能降耗,希望企业通过产品研发、新型原料应用等转变发展方式,不断提高自身竞争力。

(来源:中国纺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