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后奥运时期纺织经济增长会否遭遇“低谷效应”

发表时间:2008/9/24

随着残奥会圣火的熄灭,中国开始步入后奥运时期。中国经济能否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

经济基本面未变

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仍然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的势头。在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0.4%,增幅同比回落1.8个百分点的基础上,8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4.9%,这是自去年7月份以来,CPI同比涨幅首次回落到5%以内。

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有所增强。自2月份以来,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增速基本在逐月提高,目前已经连续三个月保持了23%以上的增长。出口仍保持一定的增长水平。前8个月我国出口9376.9亿美元,同比增长22.4%。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主要运行指标表明,偏快的经济增速出现减缓,过热的风险和通胀的压力都在减弱。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所所长汪同三认为,这表明我国宏观调控是卓有成效的,宏观经济增长的基本面仍然是好的。

众多研究机构认为,对于规模庞大的中国经济而言,奥运对经济全局的影响有限,奥运会本身也不意味着直接带来多少财富,但它为北京乃至整个中国经济提供了一个借势而上的发展契机。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说,奥运会是个契机,而非终点。中国能够举办奥运会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同时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也表明这是中国向更高水平进步的新起点。

奥运会改变了北京,以鸟巢、水立方为代表的体育场馆群的建成,形成了北京城市新地标。奥运会给北京以及相关协办城市带来区域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生态环境改善等诸多辐射作用,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产业也在酝酿和培育过程中。

“北京看似经济结构的调整,其实是增长方式的转变,这些变化不仅惠及北京,而且对中国各地都具有重大借鉴意义。”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执行会长陈剑说。

在与奥运会对接过程中增强的开放意识、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规则意识和公平竞争等意识,是奥运会给北京乃至全中国带来的无形收获。“这些影响虽然看不见,变化也很慢,但一旦变了以后,将来对中国的影响不得了。”北京体育大学教授任海说。

专家指出,尽管不能对“奥运效应”估计过高,但可以预期,多年以后回头看时,中国新的变化和进步将有相当部分源自北京奥运会。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北京奥运会将成为中国发展进步中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新挑战不容忽视

在澳大利亚悉尼等部分举办过奥运会的城市,后奥运时代曾出现增长的“低谷效应”:奥运赛后投资大幅下降,造成经济在一段时间内出现负增长。特别是这些城市占经济比重大的酒店、交通等服务业,受到的冲击最为明显。

国际经济界人士普遍认为,国家越小、主办城市经济占全国经济总量的比重越大,奥运会后的“低谷效应”越明显,反之则越轻。北京市经济仅占全国经济总量的3.6%,北京奥运会场馆建设和基础设施投资也仅占中国过去4年当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0.55%到1.06%。

即便如此,奥运举办期间对北京市经济的影响已经显现。受奥运期间实施的限产、停产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在7月份仅增长2.8%的基础上,8月份北京市的工业生产同比负增长9.1%。同期,全国工业生产同比增长12.8%,也创下近6年来的最低点。

北京奥运之年恰逢日益严峻复杂的国内外环境:外部需求减少、工业增速放缓、股市下挫、楼市徘徊……某些困难在下半年还有进一步加剧的可能,这对未来继续保持国民经济平稳快速增长提出了巨大挑战。

从国际上来看,美国次贷危机的风波从年初到现在逐步升级,全球知名的投资银行几乎无一幸免,贝尔斯登、美林、雷曼兄弟相继倒下。次贷危机的蔓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加深,引发全球股市跌声一片。

从国内来看,经济运行的隐患依然存在。一方面,当前世界性的通胀趋势仍在发展,国际原油等初级产品价格虽明显回落,但各种不确定因素都可能导致价格再次大幅反弹;工业品出厂价格处于历史高位,向CPI传导的压力很大,对物价的走势不能盲目乐观。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受成本激增、外部需求减弱、人民币升值等因素影响,部分以出口为主的企业生产经营压力加大,一些中小企业面临停产甚至倒闭的困境。工业企业业绩出现较快回调非常值得关注。

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房地产未来走势显得扑朔迷离。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8月份“国房景气指数”为102.36,比7月份回落0.58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认为,当前房地产市场面临重新洗牌。房地产投资占全部投资的五分之一左右,房地产调整带来的投资下滑,对社会总需求的影响比较大,不利于稳定需求增长、稳定经济增长。

作为国民经济晴雨表的股票市场也出现了新的局势。今年以来,沪深股市单边下跌,上证综合指数跌幅一度超过60%,两市市值由年初的30余万亿元跌至不足14万亿元。

房地产市场涉及百姓民生,股票市场牵动近亿股民,如何让动荡的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保持健康稳定发展也是下半年需要应对的两大难题。

而长期来看,中国面临推进经济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的重任,如何在此关键时期,应对好新问题、新情况,实现平稳转型则是一个巨大挑战。

稳定增长有望持续

按照“国际惯例”,夏季奥运会举办国的经济增长通常会在奥运会后第二年受到影响。但历史经验同样证明,奥运会也可以成为举办国实现经济腾飞的跳板。

以曾主办过奥运会的亚洲国家为例,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是日本进入世界工业强国的里程碑;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前后,韩国完成了从发展中国家向新兴工业国家的转变过程,一举跃入亚洲四小龙行列。

对于后奥运时期的中国经济走势,众多研究机构认为,中国的高增长仍然没有结束,相对于全球其他经济体而言,中国依然是经济增长潜力最大、最有投资吸引力的地区之一。

  “在中国的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大体完成以前,已经驶入快车道的中国经济有条件、有潜力持续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