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长三角非织造业面临巨大压力

发表时间:2005/11/10

       我国非织造业增长迅速,市场潜力很大,但由于技术落后,企业不强,外资进入抢夺市场,目前非织造业在全国占重要地位的长三角地区面临着巨大压力。

  非织造材料旧称无纺布。近半个世纪以来,非织造业不断吸收当代最新技术,已发展成为有别于传统纺织技术的新型纤维材料制造技术。其产品多种多样,从育秧布到汽车内饰材料挡泥板,从家居毛毯到军用服装,从卫生材料到环境保护,抵御洪水的土工布,非典时风靡全国的N95口罩,都是应用非织造技术的产品。国家重点工程长江口航道疏浚工程也大量使用非织造材料。非织造材料已广泛应用于航天、航空、环保、医疗、工业、农业、土木水利、建筑、体育、家庭设施以至国防等各个领域,这一行业也成为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中不可缺少的产业部门。因为非织造材料有着极大的发展空间和广阔前景,在国际上被喻为“朝阳工业”。

  根据有关资料,全球非织造生产部门2004年非织造卷材总产量为450万吨,价值160亿美元,面积达1100亿平方米。

  中国非织造工业异军突起,已一跃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二。1994年产量11.5万吨,2004年已经达75.5万吨,增速约8%。其中长三角地区的非织造企业,约占全国的1/3,产量约占2/5,已经形成纺粘法、水刺法,以及针刺、熔喷、热轧、、缝编等门类较多产业。长三角地区还有为数不少的非织造机械设备制造企业。

  中国非织造市场前景广阔。在美国人均年消耗非织造产品3.5公斤,西欧、日本人均年消耗为1.7公斤,中国仅为0.21公斤,市场空间非常大。

  由于市场看好,江、浙两省的非织造近几年来发展迅速,目前约有年产值50万元以上的非织造企业400多家,但都以小规模为主。被称为“中国无纺布之乡”和“中国无纺城”的江苏省常熟市支塘镇,就有非织造企业210家,总资产近9.5亿元,其中无纺机械制造企业31家,年生产各种无纺机械设备生产线350多条,无纺布企业179家,年产各种无纺布12万吨以上,这样的生产能力就已经分别占全国总量的60%和14%以上。

  据上海市统计局资料显示,上海从事非织造材料生产、复制、科研、贸易、设备制造的企业共106家,其中私营、集体、股份制企业82家,占77.36%,产量占62.15%,产值仅占41.53%。国企在非织造业所占比重微不足道。人们形象地形容这种局面是“国企点缀渐趋消失,民企遍地开花做不大,外企堂而皇之唱主角。”在世界非造企业的40强中,我国大陆没有一席之地。

  国外企业非常看好中国市场的前景,目前世界著名跨国非织造集团加快在华投资步伐,非织造巨头首选长三角。在上海的非织造业中,外资及港台企业24家,占总数的22.5%,而产量占37.8%,产值占58.4%。

  专家指出,体制不顺、产业分散是非制造行业发展的瓶颈。因为非织造业一直隶属于纺织,在纺织业被视为“夕阳产业”时,非织造业有一段时间归于纺织管理,成为“夕阳产业”的陪衬、点缀。由于认识不足,受传统观念束缚,以及在机制、体制上的种种限制,长三角非织造业总体看技术开发和管理水平较低。

  面对国际资本的挤压,原本就散小的长三角非织造行业在产品开发中面临四大难题。

  一、技术落后,无法提供高技能、高功能性的纤维品种,功能性非织造产品的开发受到限制。目前我国的非织造产品技术含量低,无法与国外产品形成竞争,高档产品几乎为国外市场所垄断,用于窗帘、寝具、地毯的阻燃纤维,用于汽车内装潢、室内装潢的除臭抗菌的负离子纤维、以及抗紫外线纤维等,在国内都很稀缺。目前我国生产的无纺机械生产线价格大约是500万元左右,而国际先进的价格达到5000万-8000万元左右,这样的价格就说明两者存在的科技差距。

  二、人才短缺。上海是最早开展非织造研究的城市,但在人才方面,优势也在渐渐消失,产生断层。有的大企业没有高级技术人才,也缺乏高级管理人才。东华大学在非织造专业中断多年后,从今年才开始恢复培养非织造人才。“我们的企业全凭自己摸索和仿造,这里都是土专家,几乎没有正规的科技人员。”江苏省常熟市支塘镇副书记钱小力说。

  三是信息不灵,市场缺乏有效信息。记者在对长三角的调查中发现,目前非织造市场确实比前几年有很大的改观,尤其是传统纺织品陷入困境之后,许多企业纷纷转向非织造市场,纺织大县绍兴开始向非织造产业发展,把提质增效与结构调整结合起来,加快做大做强非纺产业。2004年非织造产业占全县经济总量的22%,创造利润达33.3%。但以民营企业为主的长三角非织造行业由于缺乏组织,缺乏信息指引,没有系统的人才培训,没有完整的技术标准,许多企业产能提升但却效益下降,还造成无序竞争、低水平建设的严重问题,做不大,做不强,甚至还互相倾轧。常熟市无纺行业协会会长范立元说,我们这里的企业由于没有相关的指导信息,企业到底生产多少心中没底,只凭企业间收集到的相关信息,根本不知道市场的容量。

  四、标准化工作滞后。由于产业分散,主要由民营小企业组成的非织造产业,大都是“无主管”企业,产业标准化问题无人过问。非典期间,临时集中力量赶制了一批N95口罩,却无检验标准难以入市,后经主管部门同意,参照欧美标准,临时拼凑合成的标准,不太适合中国国情。从目前看,非织造企业的产品,以企业标准为主,只有少量行业、国家标准。对于一些特殊功能的产品,标准大都是空白。

  以无纺机械设备为例,目前国内没有任何标准,许多无纺布生产企业购买国产设备时没有标准可循。有些企业为应对竞争,压低价格,居然使用拆卸下来的旧零件。这样做企业当然不会有竞争力。

(来源:新华社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