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成本上升削弱制造优势 深圳前5个月服装出口降47.1%

发表时间:2008/7/14

日韩等亚洲国家都是政府推动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而目前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在产业链系统整合方面还很弱。

香港一位经济学家说,中国服装品牌走向国际化需要进行产业链“六加一”的高效整合和多年品牌内涵建立,“六加一”理论是指处于整个产业利润高端的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和处于利润最低端的生产制造。假如整个体系没有建立起来,即使设计等方面有所提升,依然还是停留在为欧美服务的“一”的制造环节。

今年上半年中国服装出口遭遇“寒冬”,仅深圳一地1~5月出口额就大幅下降47.1%。业内认为,这与深圳当地生产成本快速增长有关。同时,香港一位经济学家认为,目前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在产业链系统整合较弱也影响了品牌突围。

竞争日益激烈
据海关总署10日公布的数据,1~6月国内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499.6亿美元,增长3.4%,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超过18%;远远落后于全国外贸出口增长21.9%的水平。不过,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317.2亿美元,增长26.8%。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就此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人民币持续升值、出口退税率下调、美国次贷危机、原材料价格及人工成本不断上涨等各方因素影响下,今年上半年纺织服装行业整体出口情况不容乐观,尤其是服装增长明显放缓,至于纺织纱线等反而出现明显增长,主要是由于周边国家、地区纺织服装业迅速发展,对中国的原材料及半成品需求增加,这意味着中国纺织服装业面临的竞争日益激烈。同时,由于中国纺织服装业成本优势逐渐减弱,开始有部分订单往周边国家转移。

近段时间业内一直有消息称,考虑到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目前面临的压力,政府可能于本月下旬将出口退税回调,纺织品出口退税率可能由11%提高到13%,服装出口退税率则由11%提高4个百分点到15%。记者就此向曹新宇求证时,曹新宇表示,还没有得到确切的官方消息,但从以往情况看,国家会根据上半年的情况对下一步发展作出新规划。至于下半年出口情况是否能得到改善,曹新宇认为,还要跟美国次贷危机影响是否能得到有效控制以及汇率等因素联系起来看,目前不好判断。

香港一位经济学家在深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仅需要上调出口退税,政府层面还应该有一个长远的发展规划引导和扶持企业在“六加一”上的系统整合。“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都是政府在推动纺织服装产业发展,在这方面有不少值得中国政府借鉴的经验,应对这个行业给予更多的扶持,目前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在产业链系统整合方面还很弱。”他说。

这位经济学家指出,中国服装品牌走向国际化道路需要进行产业链“六加一”的高效整合和多年品牌内涵的建立。“六加一”理论是指处于整个产业利润高端的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和处于利润最低端的生产制造。假如整个体统没有建立起来,即使中国服装在加强设计等方面有所提升,依然还是停留在为欧美服务的“一”的制造环节。

成本增长过快
国内第一大服装出口省份广东今年服装出口持续下降,其中以深圳下跌最为严重。据广州海关统计,今年1~5月广东服装累计出口86.2亿美元,下降21.8%,其中深圳服装出口额大幅下降47.1%。业内人士认为,除了之前为取得配额而虚增出口业绩的水分在今年几乎被全部挤掉外,下跌还与深圳生产成本快速增长有关。

从7月1日起,深圳市再次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深圳关内最低工资标准提至1000元/月,这是自1992年在全国率先实行最低工资制度来,深圳第17次上调全市最低工资标准,并且目前在全国最高。

深圳市服装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沈永芳11日在深圳举行的中国国际女装论坛上提到,对于深圳女装来说, 2008年是竞争年,竞争残酷但不是停滞,今年已启动“深圳女装区域品牌”计划,从以往企业单打独斗转向团体品牌推广。深圳亿弘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勇表示,今年以来深圳很多企业因出口受阻而转战国内市场,导致内销竞争日益激烈,加上深圳生产成本快速上涨,企业也面临压力,现基本将生产外包给其他工厂,而集中精力加强打造品牌。他谈到,由于早在12年前已经开始打造品牌,目前在全国已拥有近600个销售渠道,旗下欧尼迩(OZZO)品牌对稳占市场以及扩大销售起到很大帮助,行业洗牌时往往是挑战和机遇并存。

沈永芳称,在1997年遇到亚洲金融风暴时,深圳不少企业在出口受阻时也是转向造内销,十多年下来产生一批服装品牌。但目前纺织服装发展形势不乐观,近年来深圳女装企业的整体运营成本迅速走高,加之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用工成本提高等,企业运营成本不断攀升,不少企业在发展到一定规模后难以扩张,开始有些企业因承受不了而转移或倒闭。深圳市服装行业协会已向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反映过企业目前的困难。

“在深圳设立总部经济的方向是对的,但同时也要防止产业链中断。服装产业整体配套很重要,一旦在产业转移过程中有些环节中断就会对整个服装产业有影响。” 沈永芳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李溯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