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纺企社会责任:敲响生命的警钟

发表时间:2007/10/9

由于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义,在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一直是一个容易“被曲解”的话题。有人把它与“法律”混为一谈,有人把它和“慈善”画上等号,也有人认为这是外贸企业才需要做的事,甚至有人认为它是一种政府的高调或者是商业陷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它仅仅是个“话题”。

2006年7月,发生了一件刺痛人心的事情:社会责任推广办公室组织了一些企业老总一起去会见世界非常著名的品牌商,并进行面对面的对话。PUMA公司的副总谈了许多行业内的问题,最后几乎是毫不留情面地对这些行业精英们说:如果在2010年之前,你们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在三个方面让我们见不到切实改进,我本人会连同其他品牌商一起从中国撤资。第一件事情就是知识产权,第二件是反倾销,就是低于成本价格短期内占领市场(在后配额时代、倾销时代拿出这个措施其实非常难,所以他非常关注这个事情);第三件事就是社会责任——因为很多中国企业替他们生产产品,如果中国企业用童工、强迫劳动、超时加班导致人命,他们的品牌将陷入信任危机。

他们凭什么敢说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们不联合起来索性不给他们生产?不,这当然不可能,他提出的三件事,我们分明无法辩驳…… 

企业社会责任的话题,终于到了该“正视”和“纠正”的时候了。

纺织业利润锐减
EIRIS(英国伦理投资研究组织)在2007年发布了一次全球责任企业现状报告,题为《责任企业现状:全球企业应对环境、社会和治理挑战》。该报告对全球范围内的责任企业状况作了一个综述。

EIRIS对全球1996家上市公司进行了深入分析,研究这些公司在何种程度上在经营中引入公司治理、环境问题、机会均等、供应连管理等因素。结果发现,负责任的商业经营行为已经被全球范围内的企业所越来越接受。

当然,不同地区之间存在着地区差异。如果按优劣递减的顺序排比,全球在社会责任方面做得最好的是欧洲,然后是北美、日本。调查显示,大企业比小企业更愿意接受责任经营的实践。

报告作者BobGordon指出,企业社会责任正在逐步发展,从原先的企业慈善行为,逐步过渡到企业的主流经营理念,这时候,环境、社会和治理理念已经深入到企业活动中。事实上,中国纺织行业中的许多大型企业已经意识到商业环境的改变。

比如欧盟在2007年6月1日起开始执行REACH法案,它要求凡是进入欧盟的产品,只要使用到化学品必须在欧盟登记注册检验,如果查出来所含的化学品没有经过登记注册检验,就踢出欧盟市场。

还有,中欧、中美协议即将到期,反倾销、反补贴、技术壁垒等措施将成为未来我国纺织品出口企业面临的严重威胁,同时,随着纺织行业的生产原料、劳动力成本和能源成本逐渐上升,行业赢利能力逐渐削弱。

更让人感到“雪上加霜”的是人民币升值及国内相应的金融政策给纺织行业带来巨大的压力。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孙瑞哲强烈呼吁业内人士注意:一旦人民币升值达到9%的时候,纺织服装行业的收入将有可能减少566亿元,而去年中国纺织行业全行业的利润是888亿元,这个压力实在是非常大;与此同时,出口退税率政策的讨论也变得异常热烈,一开始很模糊的出台了一个征求意见稿,经过国家发改委和国家有关部门沟通后最终没有出台,但是退税的比例有所松动,仅仅针对服装出口退税率下降2%。

通过数据模型换算,下降2%意味着行业利润减少近68亿元。而在金融政策方面,国家已经几次上调利率,政府相关人员测算了一下3次上调利率以后所带来的影响:规模以上纺织企业负债总额是1.1万亿元,那么这个行业将支付90亿元利息,也就意味着行业利润又减少了90亿元……

把诸多因素相加在一起,纺织行业的压力真让人不堪想象。纺织利润的一再减少,加快了出台企业社会责任管理体系的呼声。

中外商界、媒体的呼吁
2007年2月27日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了该报记者马利(Richard•McGregor)在采访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孙瑞哲后撰写的文章《资本岂能不讲道德》(China’sgoodcorporatecitizensfindtheirvoice)。该文对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在行业中大力开展的企业社会责任建设,推行中国纺织企业社会责任管理体系CSC9000T进行了分析评价。马利德在文章中说:“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率先发起一项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计划……这一计划的实施与各级政府部门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支持,使一个迄今在中国尚不为人知的概念变成了热门话题。”

3月1日他的这篇文章被转载在《参考消息》报中。
当时,作为宣传喉舌的媒体对行业内正在发生的变化几乎一无所知,纺织工业协会为了短时间内让媒体了解这一动态,召集国内各大媒体观看了一个长达1个小时的“教育短片”。片子由日本一家电视台制作,片中内容描述的是“中国的现状”:中国的繁华区域和贫穷区域在地图上分别用红色和蓝色标注,这幅地图让所有的媒体人感到震惊!红色的区域几乎只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城市,在那个著名的公鸡形的中国地图上,富裕地区远远看上去就像是“鸡”身上长了几颗红疹子一样,非常渺小。大面积代表贫穷的蓝色让人触目惊心。日本电视台用数据、贫穷地区的生活画面、经济发达地区的生产车间工作状态等等一系列蒙太奇手法,让在座的媒体人明白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企业社会责任的施行不是“慈善事业”,不是“雷锋精神”,它是一种科学的、人性化的现代企业管理体系,它能拯救中国企业的灵魂。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能帮助中国企业摆脱国际信任危机,建立起真正健康的贸易体制。

沉默,久久的沉默……
之后所有的媒体几乎用同一类标题来呼吁对企业社会责任的关注:《企业社会责任:新形势下的“中国标准”》、《企业社会责任:不是压垮纺织业的最后稻草》、《莫让社会责任成为企业致命伤》……
还有许多经济类媒体发现社会责任引起了现代企业“财富观”深层次的变化。
其中最热门的话题是墨西哥电信巨子卡洛斯•斯利姆•埃卢,一个比比尔•盖茨还富有的人。斯利姆富有并积极投身慈善事业,但是墨西哥人却并不买账,甚至以拥有“世界新首富”为国耻。原因就在于,这位世界新首富靠着垄断而致富,虽然回报率是最大的,却不是公平的。

追求公平的回报率,而不是最大的回报率,只有企业不把利润最大化作为唯一目标时,才能称得上是现代企业。以长利取代短利,舍暴利而取“平利”才能给企业带来持续的发展。

而在这个过程中,“社会责任”问题将贯穿始终:是否让工人超长工时、是否雇佣童工、生产过程中是否引发环境污染,是否切实保障员工的福利……  虽然一直以来,关于中国产品品质的信任危机,总有专业的网站、专业的书籍、还有数不尽的文化杂谈在反复体味着质疑、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