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从紧货币政策更需平衡市场行政力量

发表时间:2007/12/11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甫一闭幕,央行即出重拳。从12月25日起,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将上调1个百分点。与今年此前九次均上调0.5个百分点的幅度相比,此次力度明显加大。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货币政策将“从紧”之后,央行的举措并不会让人感到讶异。针对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迅速而有力的调整措施,既说明央行欲收紧流动性的强烈决心,也反映出管理者对市场化调控手段的信任与倚赖。今年前10个月,人民币新增贷款已达到去年新增贷款的1.1倍,流动性过剩的问题让管理者倍感困扰。而央行此举将冻结金融机构3942亿元资金,可迫使商业金融机构放贷的激情一定程度上冷却下来。

可以看到,这一次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当是未来系列紧缩政策的开始。截至目前,通胀形势让人无法乐观。今年10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升到10年的通胀高峰6.5%,比9月份的6.2%高出0.3个百分点。有学者预计,即将公布的11月份CPI,可能升至6.8%,因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央行或还会动用加息的紧缩手段。

当然,无论是对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或是对利率的调整,都为市场化的操作手段。这也是近年来央行进行宏观调控时所看重的方法。以市场手段调控,优点在于尊重了经济规律。但由于近一阶段中国宏观经济的复杂性,类似加息、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等办法,效果似乎并不明显。而一些行政性调控办法,由于“用药”猛,针对性强,调控效果往往明显,也就渐渐为学界、市场乃至政府当中的一些人士所期待使用。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无论是有关媒体,还是不少学界人士,都在讨论央行可能即将执行的一个行政性调控手段。据悉,央行或将改变以往年初要求商业银行上报一次年度信贷计划的方式,要求商业银行逐季向央行上报信贷计划,并会对信贷总量进行控制。这意味着,央行针对商业金融机构,在选择运用货币政策的补充性工具,如窗口指导或道义劝告之外,对信贷投放总量以及信贷投放节奏实行更严格更直接的控制。

从年度目标控制到季度目标控制,央行将不仅能把握住信贷投放总量,亦可掌握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的节奏。若看积极的一面,这种手段政策目标明晰。在中央明确要防止经济由偏快转向过热,防止通货膨胀形势恶化的背景下,未来一个阶段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就是回收流动性、控制信贷投放,以使得经济增长节奏放缓,通胀形势温和地得到解决。而央行利用控制商业银行信贷的“闸门”,有益于政府掌握调控的节奏和力度,且相对容易达到既定目标。

但也要看到,行政性调控手段亦有负面作用。信贷投放合理的总量究竟为多少,季度合适的投放量为多少,以行政性手段调控,往往会遮蔽市场的信号。显然,这种办法存在“双刃”性。如果调控者精准地把握住了市场的脉搏,那么皆大欢喜——既能实现紧缩的政策目标,又不至于对经济产生大的负面影响。但问题在于,以人为之力揣度市场自身规律,总归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此类行政性调控手段,人们并不陌生。且不说更远的时间段,在1993年至1996年间,由于经济过热,通货膨胀风险积累。其时,财政和货币政策采取“双紧”配合的方式。由于更多运用行政性调控办法,且用力难以均衡,调控过后,宏观经济很长一段时间里出现通货紧缩形势。历史的教训不可不记。

当前,中国宏观经济遭遇了不少新问题,决策层因此果断下令,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进行调整。货币政策“从紧”,其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决策层定下的政策目标,也给管理层增添了新的考验。如何能够完成“双防”的任务,而又能使中国经济平稳“着陆”,这是一个难题,也是必须解答的问题。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著文称,“在果断处理危机的同时又不过度反应,是寻求微妙平衡的艺术”,说的是同样的道理。

宏观政策的效力如此之大,无人可以轻易视之。值得提醒的是,企业界中有不少人,已经开始发言要为可能到来的“冬天”作准备。无论是市场化的货币政策手段,或是行政性的手段,都将对资本市场以及实体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而最终影响的,也就是整体的宏观经济。如何既能达到调控目标,而又减少负面影响,任务微妙而艰巨。这也说明,货币政策“从紧”有深意,“从紧”之道如何,同样大有讲究。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