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毛纺织原料:确定的未来和不确定的现在

发表时间:2009/9/21

有感于第21届中国国际毛纺织原料交易信息交流会

  在金融危机的形势下,“不确定”是出现频率较高的词汇。在近日举办的第21届中国国际毛纺原料交易信息交流会上,虽然世界经济形势不确定,下半年的羊毛价格走势不确定,毛纺企业会有多少利润也不确定,但是纵观全局,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中国毛纺产业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明显。即使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羊毛产量下降、澳元汇率不稳定等种种不利因素影响,我国毛纺织行业依然实现了稳定发展,它的未来是确定的。

  无法稳定的毛价
  我国是最大的羊毛进口国,每年进口羊毛总量超过30万吨。中国还是澳大利亚羊毛出口的主要贸易伙伴,出口中国的澳毛占澳毛总量的三分之二。原料价格不稳定,羊毛加工企业需要稳定开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羊毛加工企业需要承担不稳定毛价带来的巨大风险。

  这种现象表现在进口方面就是有的月份羊毛进口量大,有的月份羊毛进口量小。

  国际羊毛市场经过2008年急剧回落后,2009年再次进入振荡期。1月、2月羊毛价格继续回落,3月毛价开始回升,我国毛纺企业开始大量采购羊毛,其中4月进口羊毛3.81万吨,创下单月中国进口羊毛量的最高纪录。

  5月澳元升值,澳元兑美元最高升到0.82以上,之后在0.8左右徘徊,受其影响澳洲市场的羊毛价格下跌,国内市场在高汇率控制下,羊毛进口较为谨慎。5月份我国进口羊毛2.6万吨,环比下降30.4%,同比下降6.44%。进入6月进口数量有所回升,上半年进口羊毛16.64完吨,同比增长0.79%,进口金额为7亿美元,同比下降31.56%。

  最近几年,我国进口羊毛的总量不断增加。据南京羊毛市场总经理杨枭雄介绍,我国今年1~7月的羊毛进口总量已经超过了2003年全年的总量。

  价格与供应的悖论
  经济学理论上讲,供应减少,价格上升。这条经济学理论在羊毛价格的实际表现中出现了很大的偏差。这种偏差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影响羊毛价格的关键词有供应、需求和汇率。

  在全球范围内,近年来羊毛的供应量一直在减少。据澳大利亚羊毛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Mark Grave介绍,20年前澳大利亚羊毛产量为102.9万吨,现在澳大利亚羊毛产量预测委员会7月份发布羊毛产量预测,预计2009/2010年度羊毛产量为33万吨,羊毛产量下降幅度非常明显。新西兰羊毛局亚洲区经理Allan F Ross介绍说,在2008/2009年度,羊毛产量比上一年度减少了5.2%。绵羊数量再次下降11%,减少至3420万头,他还表示,新西兰绵羊数量已经连续几年出现了下降。另据乌拉圭Lanas Trinidada S.A公司董事Gustavo Inciarte介绍,2008/2009年度绵羊头数下降4.5%,从940万头跌至900万头,羊毛产量从3.7万吨原毛跌至3.4万吨,其中净毛产量从2.72万吨降到2.5万吨。

  羊毛的需求量在逐年减少。据报道,到2010年天然纤维的使用比例将继续下降,羊毛也不能例外。同时,由于存在着色不艳丽、不易打理等弱点,羊毛需求量有逐年减少的趋势。现在,毛纺半精纺将羊毛与其他纤维混纺,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羊毛的使用量。但同时也有专家指出,羊毛纤维由于价格较高,和其他纤维混纺时,羊毛纤维使用量较小,半精纺的发展在扩大羊毛使用量上作用并不明显。无论如何,需求量决定消费量。在目前全球经济还没有确定回暖之前,毛纺产品的消费量目前还没有出现明显增加的势头。

  另外,汇率大幅波动是毛价不稳定的直接因素。奥元汇率高点可达0.93,低点也可至0.60,许多毛条企业深刻体会到了“澳元作为商品货币扑朔迷离的魅力”。他们互相讨论时,经常用“汇率看不懂”来表示无奈。澳元走势不仅受经济大环境、货币政策、股市和货币价值等因素的影响,甚至与中国的资本市场关联紧密。因为影响因素太多,规律就很难把握。

  杨枭雄认为,供应量的减少不利于行业健康的发展,也遏制了原毛的下行空间。需求没有全部回升,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原毛的上涨动力。近期羊毛价格不会有大的波动。从长期看,澳元本土毛价还有一定的上涨空间。

  政策保证产业稳定发展
  国家政策可以引导和促进羊毛产业的发展。这一点即使是身为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农业参赞的詹姆斯·李也不否认。他在会上梳理澳洲200多年的羊毛产业发展历史时说,尽管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对羊毛产业的介入限度是最低的,但并非总是如此。他还透露,细毛羊并非原产于澳大利亚,而是从欧洲引进的。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各种政策引导,最终将它成功培育成一项带动澳大利亚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澳大利亚也因此得名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

  一个产业的培育与政策的促进密不可分。为了应对金融危机,我国政府及时出台了系列措施保稳定、保增长、保民生,特别是制定实施《纺织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大力推进纺织工业调整和产业升级,解决企业当前生产经营困难和产业升级问题,为毛纺织行业走出困境给予了强大的政策支持。进入二季度以来,我国毛纺织产销下滑的势头得到了遏制,运行基本保持稳定。据中国毛纺织行业协会理事长彭燕丽介绍,上半年虽然毛纺全行业总产值和销售产值增速仍然以两位数的速度下滑,但与头两个月总产值和销售产值增速下滑幅度相比已经分别收窄了5.10和6.53个百分点。

  随着毛纺加工业向中国转移,中国已经拥有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毛条加工能力和大部分毛纺产品生产能力。在这种情况下,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显得非常必要。“把握国内外市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实施技术改造、淘汰落后产能、优化区域布局、加快自主品牌建设、提升企业竞争实力,这是中国毛纺工业面临的主要任务。”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许坤元说。

(来源:中国纺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