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市场评述

棉价波动潮下长三角纺企“自救”面面观

发表时间:2010/11/22

  作为中国纺织重镇的长三角地区,前期遭遇棉花涨价,又一直面临人民币升值压力,以及拉闸限电的影响,经营出现波动。各地企业纷纷祭出奇招,展开“自救”。

  自9月份以来,受市场供求失衡、国际棉价上涨、部分产区不利气候和市场投机炒作等因素影响,国内棉价一路快速上涨。至11月初,棉花价格节节攀升,从每吨18000元暴涨到3万多元,涨幅约70%。“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大涨价!”浙江贤盛轻纺有限公司总经理吕勇说。

  绍兴是中国纺织业最集聚的城市之一。在纺织业,棉花是最基础的原材料,尤其在内衣、家用纺织品等领域,棉纤维几乎占了企业制造成本的60%至70%。据吕勇介绍,由于前期棉价上涨太快,绍兴的针织工厂开机率只有3成左右,纺织机5成左右。很多工厂就靠以前的库存原料度日子,原料用得差不多了就停产。

  不过贤盛轻纺公司的开机率有8成以上。吕勇说,主要有两个手段在“避险”:提高产品价格;在产品结构上进行调整,主要做小批量高档次的产品。以前一个车间做3-5种产品,现在要做20多种。

  “纺织行业的出路就在小批量、高档次、深加工。”吕勇透露说,现在企业的订单多了,利润反而比去年还要好。

  记者在长三角地区调研发现,除了政府、行业主管部门加大力度维护当前棉花市场秩序,尽快抑制棉价非理性上涨,各地纺织企业也在积极应对涨价带来的不利因素,部分企业收益甚至超过去年7成。

  据悉,棉花价格上涨后,企业立即改变了原来的长订单方式,采用短订单,以避免价格波动快带来的损失。“现在是10天一订,一旦订单下来,就一口气买下10天的面纱用量,锁定成本。”浙江立马云山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章树根表示,国外采购商十分了解全球棉花涨价的行情,能接受棉价涨产品报价也涨的现状。目前企业效益反倒比去年增长了70%以上。

  上海捷隆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产销售睡衣和家居产品为主的港资贸易企业,产品主要出口美国市场。总经理谈国培则坦言,棉价大幅波动对公司的影响显而易见。当棉价不断上涨时,棉农惜售,公司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足够的货源,如果不能保证稳定的货源供应,则公司的生产和销售都会不稳定;反之,当棉价下跌时,棉农也不愿意低价出售,会等待比较好的出售时机,而公司客户会因为棉价下跌要求公司给予一定的折扣。所以,左右为难的公司也只好自己想办法保证货源。

  “目前我们已经在河南购置了450亩地,用于开办年产量达30万锭的棉纱厂,项目工程分为三期,其中一期10万锭。同时还会在其周边开设一个印染厂,这样一来公司就可以保证从棉纱-坯布-染色-加工-服装-销售一条龙服务。”谈国培说。

  和章树根相比,兰溪市众相宜毛巾有限公司董事长胡银堂形容自己现在就是在“死撑”。因为他们企业生产的毛巾主要供给沃尔玛、乐购等超市,当初订单是“一年一订”,棉价的暴涨已让企业陷入全面亏损。

  “去年订单越是多,今年越是亏。现在只有熬,熬到订单结束。”胡银堂说,面对涨跌波动日益频繁的原材料价格,以后肯定要缩短订单时间,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

  兰溪市分管工业的副市长陆献龙说,棉花涨价对兰溪棉纺企业影响不小,但是上下游企业境遇也不同,目前是白坯布企业影响少,牛仔布、家纺毛巾企业等生产终端企业影响大;内销企业影响小,出口企业影响大。“去年棉花进价便宜,不少生产链中端的棉纺、白坯布企业有不少库存,光靠吃库存就能赚不少钱。”陆献龙说。

  章树根认为,今年外贸形势好得出乎意料,对棉纺企业几乎可以说是“10年一遇”,但是暴涨的棉价总如芒刺在背。“目前这种短订单的方式对企业的生产计划肯定有影响,而且一次性购买面纱占用流动资金很大,一旦棉价发生暴涨暴跌,资金链很可能承受不住”。

  与此同时,收购企业老板唐桂荣心里也在忐忑,他从棉农处收购的价格为每吨26000元以上,但是生产企业只愿意出24000元购买。所以唐桂荣还囤着价值500万的棉花没有出售。“我就赌后市棉花还会涨。”据了解,目前棉农普遍也有惜售心理,今年唐桂荣收购的棉花不足去年的五分之一。

  “据我了解,不管是棉纺企业还是棉花收购商,他们不怕涨价,而是怕暴涨暴跌,大起大落。”陆献龙说。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