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市场评述

今年冬装涨幅达两三成 棉价连降半月布价坚挺

发表时间:2010/11/26

  虽然棉花连跌两周,但布料价格依然节节攀升,加上人工成本上涨,很多服装生产企业大呼“水深火热”,成本上涨超过三成。据了解,不仅冬装涨价,正在生产的春夏装也将面临涨价。

  市场:服装批发一天一个价

  “今天进的毛料,已经从昨天的60元/米涨至70元。”永安美景总经理黄学明昨日抱怨道。记者从多家服装企业了解到,目前批发渠道冬装价格平均同比上涨5%,零售渠道平均上涨10%。

  昨日,记者走访广州多家商场,看到棉衣、羽绒服、保暖内衣、羊毛衣等纷纷涨价,平均涨幅达到两三成。如一套棉质保暖内衣,去年售价80元至120元,今年同款产品却在100元至160元,涨幅约20%。

  而在上下九,记者看到多家服装店依然打出20元一件衣服、50元一件羽绒服的牌子。相关人士介绍,“今年有很多服装企业倒闭,仓底货不得不贱价甩卖。”

  在红棉服装批发市场做贸易批发生意的张老板告诉记者,由于毛线价格不断上涨,今年的批发价格比去年要明显上调,去年批20元的小毛衣,今年至少要加多5~6块钱一件。稍微好一点的毛衣今年批发价都要36~37元,去年价格是28~29元/件。

  “现在毛线价格天天上涨,有时候我们接到一个大单,按照当时的毛线价格计算可以赚1块钱一件,但是等到去采购毛线的时候发现价格又涨了不少,算下来就得亏本,但客人已经交了定金,不做就得赔定金,生意很不好做。”张老板说。

  布料:棉价连降半月布价坚挺

  棉价已下跌了半个月,昨日,郑州商品交易所棉花的棉花期货主力合约再次逼近25000元/吨,较11月10日创下的历史纪录33600元/吨的价格下跌了接近25%。

  但布匹市场反应并不明显。黄学明昨日告诉记者:“今年4、5月50毛的毛料价格为50元/米,随后一路上涨,昨天价格为60元,今天就已涨至70元。一件衣服最少用布3米,也就是说光是布料就要多花30多元。”

  记者昨日走访中大布匹市场,发现大部分档口的布料价格均未见下调。做布料批发生意的老板周大锋告诉记者,现在大部分的布匹价格还是维持在高位。以目前销量比较好的一种斜纹布为例,最近一个月内的价格都在16元/米左右,而在去年同期仅为9元/米左右。

  周大锋告诉记者,高企的棉价,使得最近两个月时间里他的生意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上游不愿意降价,下游又无法接受这么高的价格,很多涨价太多的产品都暂时不经营了”。

  业内:人工成本上涨促今年冬装提价

  “现在坊间均传原材料上涨导致冬装涨价。实际上冬装涨价,与原材料价格上涨并没有直接关系。”作为广州市服装协会副会长的黄学明坦言,今年的冬装一般在夏天就已生产出来了。而今年四五月份以前,布料的价格比较稳定。“今年年中以来由于棉花价格暴涨导致的布料价格大幅上涨,真正影响到的是明年的春夏装,以及冬装补货的部分。因为对于大部分的服装厂来说,目前采购的面料大多是为明年的春、夏装甚至秋冬装准备的。”

  但是,由于今年下半年布料价格的暴涨,所以很多厂家纷纷以此为借口,对冬装提价,分摊明年春夏装原材料成本的上涨。

  此外,“人工成本的上涨影响最大。”黄学明介绍说,总体来说,服装成本中,原材料占三四成,设计费占的比例并不多,而加工费和管理费可以占到一半左右。

  这两年劳动力价格的增长很明显。据广州市服装协会调查,广州多家服装生产企业普通工人的工资比去年平均上涨了两三成,成熟技工更是上涨了三四成。

  走势预测:棉价下跌空间不大

  10月底11月上旬的时候,部分产区籽棉的收购价格一度达到7~8元/市斤,折合成棉花价格在27000~28000元/吨左右。但这样的行情只持续了一个月左右,之前和之后的棉花价格都远远低于这个水平,目前主要产区的籽棉收购价为5.5元/市斤左右,折合成棉花价格在24000元/吨上下。“企业都是在陆续采购棉花,既有便宜的也有贵的,因此降价空间还是有的。企业主要还是预期棉花价格还可能继续上涨,所以不愿意降价。”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除了棉价外,服装的另一个重要原料––化纤的价格也维持在高位。与棉花具有替代效应的聚酯短纤和聚酯长丝都是PTA的下游产品,11月初PTA价格出现暴涨,最近PTA价格虽然有所回落,但依然处于高位。

  西北二棉广州办事处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即使上游原材料价格连续下跌,传导至终端产品至少也要等到明年夏天。

  但目前业内对棉花价格下跌的空间普遍预期不大。华泰长城期货分析师周建锐告诉记者:“棉花期货、现货都在25000~26000元/吨之间,如果跌破25000元/吨的关口,可能会向22000~23000元/吨靠拢,但业内基本没有人认为棉花价格能跌到20000元/吨以下。”

  企业应对:翻新去年款式 不接出口长单

  为应对成本上涨的压力,服装企业也各出奇招应对。黄学明告诉记者,现在有条件的企业都进行设备改造,用设备代替人工。

  此外,去年好卖的款式翻新当新款卖的现象比较普遍。记者在某百货商场看到,某女装品牌,每年都推出不同的货,而今年摆出的几款都是去年的货,不仅没有折扣,连标价都比去年的同款衣服高。销售人员坦承:“这是去年的款式,但用的是今年的布料,今年布料都涨价了。”

  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面对布料上涨,很多企业都会尽量找便宜的布料代替,如60毛的毛料找50毛代替,也有企业使用专业化学剂优化布料等。

  相比内销企业,出口企业难上加难。“不仅要面对各种成本的上涨,出口还要面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出口欧洲的安娜云妮服饰企业总经理潘伟文告诉记者。

  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布料价格和汇率不稳定,我们更愿意接短单,资金回收也快。同时,企业也逐渐加大内销比例。”

  纺织服装出口10月出口环比下降超过10%,而9月纺织服装出口环比也是负增长。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