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 星期五 09:15:33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行业新闻

中国长三角外贸企业受棉价疯涨冲击举步维艰

发表时间:2010/11/16

  张永良拿着计算器,当着记者的面敲出一连串数字,他的结论是:棉价这样涨下去,生意真的没法做了。

  “我做了24年的外贸,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说。

  张永良是江苏开元国际集团无锡泽华经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去年公司出口额达到6500万美元,显示国际金融危机对企业影响不大,因为从中央到地方的扶持措施有力,如不断提高出口退税等。但今年棉花疯狂涨价,让他这样的企业举步维艰。

  “如果情况不改变,我敢说,明年春节后,大批工厂将倒闭,其后果比国际金融危机还严重。”张永良说。

  在日前举行的第108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交会)上,张永良接了国外一笔422万双袜子的订单,但是,浙江省诸暨市大唐镇8家以往合作密切的袜子生产工厂无一肯做,理由是“棉花早上和晚上的价格都不一样,做了就亏本,不如不做”。

  据中国棉花协会网站监测数据,9月1日,中国棉花价格328指数还停留在18002元/吨,而到11月8日该指数直线飙升至28891元/吨,上涨幅度高达60.49%。

  上海飞马进出口有限公司贸易管理部负责人说,这两天已停止接单,因为棉花、棉纱价格大约涨了一倍,而该企业服装出口报价仅涨了15%,即使这样客户都不愿意再接受涨价。

  本届广交会上,由于采购商的报价以即时棉价为准,而原料在纺织链条中所占比例又较大,原料价格不确定,使得厂商不敢接长单和大单,因此以短单为主。上海多家外贸公司负责人表示,从广交会回来这几天,公司和客户的价格谈判就越来越难,按原材料这种涨速,一接单肯定亏损,因此干脆停止接单,观望国家是否能让棉价降下来。

  作为中国主要纺织市场之一,浙江绍兴也受到高棉价的剧烈冲击。由于棉花价格连续上涨,使得绍兴棉纱布料制作成本涨了百分之三十以上。虽然制作成本上涨,但考虑到实际市场的需求,批发价格无奈也上涨那么多,于是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棉花价格疯涨,也传导至棉纱价格。浙江百隆针织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虞其平介绍说:“上半年23000元/吨的32支精纱,到11月8日涨至45000元/吨,这在往年是不可想象的。”

  作为纺织工业的原材料,中国棉花95%用于纺纱,然后织布、印染,再加工成服装等产品,有着广泛的上下游产业链条。目前,这一原材料的涨价正不断向织布、印染、服装等下游产业传导。

  棉花供应缺口进一步扩大,企业不得不进口棉花来“救急”。据南京海关最新统计,今年前十月该省进口棉花7.8亿美元,同比增长2.1倍,进口均价为1851美元/吨,同比上涨了40%。

  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李明说,炒作“中国需求”是国际游资的重要手段,从成品油、大米到大豆,中国需要什么,它的国际价格都要上涨。这一次,轮到了棉花。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徐文英则认为,今年国外订单猛增,刺激了纺织企业对棉花的需求,与此同时国内棉花种植却在减产,新疆棉花的外运又出现了困难,所以就出现了买棉花难的现象。

  “有人利用经济过热、货币政策过于宽松,投机倒把,哄抬价格。”张永良坚持说,棉价疯涨后面,一定有人在囤积和炒作,外商都说现在棉价“crazy”(疯狂),超出接受范围,如果中国的棉价依然这么高,他们将选择能替代中国的袜子基地,包括越南、印尼等。

  在张永良看来,现在还不是危机爆发时,因为生产企业做的大多是今年6至8月接的订单,10月份往后基本都不敢接单,到明年春节后大量农民工返城时,就将面临无事可做的困境,那才是“生死抉择”。

  棉价高企已引起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已明确表示,将严厉查处哄抬棉价行为。而棉花期货价格从11月10日也连续下跌,带动着现货价格下降。

  张永良说,希望棉价下跌不是昙花一现,而是在国家监管下逐渐回归理性。

(来源:新华网)